Home/新闻动态, 王允庆, 聚焦热点/中国报道《人物访谈》栏目专访王允庆

中国报道《人物访谈》栏目专访王允庆

 

观看地址:http://v.qq.com/x/page/d03202rkk23.html

-人物介绍-

王允庆,1951年 9月出生,大学学历。现任大连现代学习科学研究院院长,曾任大连市第八中学校长、市教委副主任、市教育局副局长、党委副书记、大连市人民政府主任督学,2008年 2月任大连市教育局党委书记。曾参与国家基础教育课程改革规划设计工作,是国家课程改革专家组成员。参与《国家教育中长期发展战略规划》制定工作,担任国家教育部《构建中小学个性发展档案研究》、《高中各学科评价标准》等规划课题项目负责人。
-以下为王允庆与主持人的对话-

主持人:我知道您从事了一辈子的教育事业,做了十二年的校长,那您现在为什么如此专注于做教育评价体系?
王允庆:教育评价是世界教育的三大问题,但是教育评价在中国是一块“短板”。首先,我们是一个考试大国,但我们并不是考试强国,当教育从“数量”阶段进入到“质量”阶段后,必须有评价和它如影相随,质量有没有提高需要客观的评价,所以评价尤为重要。其次,评价具有导向性,他对教育的发展起到引领性作用,所以必须得到重视。我在2003年接触了国际教育评价工作以后,感到中国如果要最大限度的让孩子学的更多、更快、更好,让每一所学校都能提高教学质量,必须借助评价的力量,让评价成为教育发展中一支不可替代的力量。由于教育评价在中国是短板,存在的问题有:整体对评价的认识不足,缺乏专业人才,缺少专业化的评价机构,所以就很难实现“管办评分离”。基于这些考虑,我觉得,我干了一辈子的教育,对教育又爱又痛,我能不能在退休以后把教育的这件事情做好?当然,做教育评价我觉得必须走专业化道路。这个工作是非常专业的,对于一些敏感的质量评测我们必须用专业的工具,就好比如果要去称金子有多重,就必须得用天平。那么我们评价一个复杂的人,没有专业化的工具,仅分数来评价学生,这是不科学、不公平的。每个孩子的语言、认知、情感和社会化的发展等能力如何,都需要专业化的评价工具,这样才能保证中国培养人才的质量。所以基于以上这些考虑,我觉得应该专注于这个方向钻研下去,把它做好。
主持人:您能和我们简单的介绍一下教育评价体系吗?
王允庆:目前我正在做区域性教育评价体系的方案设计,同时我觉得还要做几个专业化的评价工具。经过几年的努力,现在我做了两个: 增值评价和学习诊断,这两个工具有不同的用途。增值评价的作用主要是助推中国的教育公平,引导社会办好每一所学校,关注每一个学生,他的原理就是不以升学率作为评价学校的标准,而以学生在原有基础上进步的程度和学校的努力程度来评价学校的好坏,通俗点讲,它不看谁长得高,他看谁长得快、长得好。对于增值评价,我们的政府在推进义务教育公平方面已经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也表示了坚强的决心,应该说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我们必须让每个学生的教育达到国家要求的最低的质量标准,让那些薄弱的学校既出了“牛力气”,也能卖个“牛价钱,得到公正的评价,所以我认为我们有责任提供一种公正、科学的工具,来评估他们的工作。
主持人:国际、国内对您的教育评价体系有什么反响吗?
王允庆:从国际上来看,2013年教育部在责成中国教育协会对这两个产品进行学术成果鉴定的时候,请了世界心理测量协会主席张华华教授,他认为我们在这个领域的突破是全世界前所未有的,解决了人类目前难以收集纸笔测试数据等问题,是一个了不起的突破。他认为我们的工具能为孩子们产生个性化作业,更深层次的意义是这个工具的设计,完成了人类探索个性化学习的一种数据基础。我个人也是这样认为的,因为我在做这个评价工具的时候,我就想完成目前世界上对班级授课条件下个性化学习的数据收集工作,国际上其他同行来我们研究院参观,也对我们做的两个工具表示赞成和敬佩这是一个原创性的突破。国内的同行们在使用的过程中感到,确实像我们最初的设计初衷一样,能给他们的老师带来基于数据改进教学的机制,能让每一个家长即时了解自己的孩子的情况,进而能够根据孩子们实际情况,实现个性化学习。孩子如果出去上课外辅导的话,利用我们的工具就可以实现“导弹式辅导”,老师可以根据该学生的薄弱环节来授课,节省孩子们的时间。当然,在这个项目的设计之初,我们也参照了很多国内外的研究,包括一些脑科学成果的注入,导入更多优秀的学习工具。增值评价与学习诊断不仅能帮助中国的课堂实现基于数据的个性化教学,更能高效率地提高学业成就,完善学业其他的相关因素。
主持人:非常感谢王院长能够来到《人物访谈》,也非常感谢您对中国教育界做出的努力和改变,达到真正的为学生减负!

2017-07-11T15:00:44+00:00 八月 18th, 2016|新闻动态, 王允庆, 聚焦热点|